Dr.白 | 聊聊人类腰椎的“甜蜜”与“烦恼”

我们上次一起聊了腰痛的前因后果,相信大家都清楚知道,腰痛是一个退行性疾病,是衰老的体现。我们没有办法去治愈“衰老”,但是可以延缓衰老,以及治愈衰老带来的某些疾病。

其中就包括腰椎间盘突出症或腰椎管狭窄症、腰椎压缩性骨折。

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因引发的腰痛,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都算是一种“甜蜜的烦恼”。

为什么会这么说呢?

01-椎间盘突出症基本是人类的专属疾病

相对于动物来说,椎间盘突出症这个疾病,基本上是人类的专属疾病。

从动物分类学来看,95%以上种类的动物都是无脊椎动物,脊椎动物种类的占比不到5%。但即使是在这很小一部分的脊椎动物中,人类也是非常特异的存在。

这种特殊,不仅体现在“人类可以使用工具”以及“智力高度发达”这些专属特点上。还体现在:比如,直立行走带来的变化,不仅是解放了双手,同时也导致人类的脊柱出现异化。

比如,为了让每一节靠近臀部的尾端椎体,承受更大负重,进化过程就让我们的脊柱椎体从头到尾呈逐渐增大的状态。

02-人类日常生活对椎间盘的影响

对比人类和动物的行为,我们可以发现,动物的脊柱,在应对垂直压缩和轴性旋转的需求上,相比于人类,要小很多。

这个说法可能不太好理解,我举个例子:

例:同样是从高处跳下,大多数动物是前肢先着地,然后脊柱会屈曲吸收冲击,减少脊柱各节椎体之间的垂直冲击。

而人类,是下肢先着地,尽管脊柱也会相应屈曲,但是屈曲幅度远不及大部分动物,脊柱各节椎体之间的垂直冲击也会大很多。

所以,为了适应从四足着地爬行到两足直立行走姿势的变化,人类的脊柱也发生了很大程度的进化。

这种进化,在椎间盘层面上,就是椎间盘的厚度和大小的增加。

这种增加,一方面提高了脊柱垂直方向的减震和旋转运动能力。但另一方面,从物理层面上,也增加了椎间盘破裂的结构基础。

03-人类的“甜蜜”与“烦恼”

总之,人类的进化,带来很多甜蜜的好处。人类作为万物之灵,通过改善自然和社会生活条件,极大地延长了人类的生存寿命。绝大多数情况下,这很甜蜜。

不过,相应的,很多与寿命增加正相关的退变性疾病,在原来的人类历史上,由于大多数人的寿命过短,所以没有机会给大多数人制造麻烦,现在却相应极大地增加了。

所以,从同样的角度出发,在某种程度上来说,椎间盘突出症也算是一种“现代病”。

对于所有这些“过度发达带来的问题”,人类基本都是有两种解决思潮,一种是“小国寡民”式的思路,另一种,则是继续发展的思路。

可以说,医学界处理椎间盘突出症的主体思路,是后一种,而且成效显著。

这从医学发展的历史中可以很容易地看出来。和大部分医学发展的历史一样,椎间盘突出症的治疗发展史里也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和知识,下一次我再和大家一起分享。

2019-11-21T15:39:13+00:00 十一月 21st, 2019|